御煞_第12章 心火缭绕一剑春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2章 心火缭绕一剑春 (第1/3页)

  听得了店铺外那人的声音,柜台后面,本来弯着腰给楚维阳拿丹药的老头,忽地动作一顿,然后直起身来,平静的看向楚维阳。

  “丹宗再大的面子,这里也是在河源地,莫指望买三壶丹药老夫就要护下你性命来;当然,你只要站在老夫的铺子里,老夫总有说法与外面人讲,可若是等你买完丹药……”

  说着,老者摇了摇头,意思已经十分明显。

  而与此同时,门外那人的声音仍旧不休不止,说起话来愈显尖酸刻薄。

  只是随着声调猛地拔高,倒是早先阴恻恻的气势猛地一泻,兀自显得聒噪起来。

  “哦,对了,听说你家长老跑去庭昌山老母那里,又教人打杀了出来,灰头土脸……”

  “教你个乖,如今时节,就别捧着把剑四处乱窜了,也就是耶耶心善,见不得人伤性命……”

  “说来,你们剑宗还有甚煞浆,端是个稀奇顽意儿,你这儿可有?与我一些来,也教我开一开眼界!”

  此人愈是聒噪,楚维阳猛然提起的心神反而因之松弛了下来。

  起先时,能直接通过楚维阳的姿态,叫破剑宗修士的身份,年轻人还以为碰上了硬茬子。

  可等后面这几句,兀自破了自身气势与功力,反而教楚维阳看明白了这人的跟脚。

  不过是个厮混坊市内外的二流子而已,不知是被谁叮嘱了几句不知真假的话,脑子一热,只觉地财帛动人心,才被人当枪使站了出来,可心底里又真切的没个分寸,这才破了功,落在楚维阳耳边,只剩了聒噪。

  那个真正看破了楚维阳部分跟脚的人,恐怕还在某个角落中冷眼旁观着。

  想明白了这些,不去理会,不去回应,本来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
  只要不出手,便无人知晓那柄剑锋利与否,真正混迹坊市的散修与魔修,都是将沉稳与油滑浸润到骨髓中去的人,反而在犹豫之中,不会冒然对着未知的剑修动手。

  可是,当一个从来没认识过的陌生人,开口提到“煞浆”的时候。

  尤其是在河源地,在回春阁外,在一个和镇魔窟毫无干系的地方,当有人提到了“煞浆”。

  轰然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