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门闺秀穿到民国后_第15章 勾起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5章 勾起 (第3/3页)

,微微有些愣神。

  晓冬见师姐又发起呆来,急的立马就要上手。

  邵韵诗忙拦了,“你别担心,刚才,我就是想起了些不好的事。”

  此时再提起前世那些记忆,她心绪平和了许多。

  晓冬咬牙,“都是闫翠玲那丫头惹的事。”

  邵韵诗没分辩,更没接这话头,反而道:“有时候,贪心能酿成大祸,所以,不管白氏的事是否真实,我们都得上心。”

  就在刚才,邵韵诗又忆起了前世的惨痛经历,明白不能因恶小而不除,这才下定了决心,管一管白氏的事。

  这怎么又转到白氏身上了?晓冬眼眸一转,奇怪道:“难道,这里头还有别的事?”

  想想师姐刚才的神色,晓冬觉得自己窥到了某些真相。

  邵韵诗无从分解,只冲着晓冬摆手,道:“嗯,你现在先别问具体的,只这样……”

  一通吩咐,邵韵诗便没了心力,直接挥手,让晓冬自行去了。

  晓冬见师姐神色疲累,不敢赖皮,只能带着一肚子的疑惑,出了门。

  人一走,屋里瞬间便清冷了下来,不过,倒更能令邵韵诗放松。

  她靠着榻背深出了口气,微微眯眼,往事复又绕上了心间。

  ……

  前世的时候,邵韵诗身边,不单有清兵之祸,各地起义也多的很。

  扬州虽没什么大型的起义,但打着起义的幌子,行盗匪之事的也多。

  当时,邵韵诗的父亲,作为扬州府的最高长官,瞧着情形不对,便藏匿了大量的家财,和朝廷的一部分库银,以图朝廷大军反攻时用。

  本来,一切都很顺利,只可惜,父亲的姨娘勾结了外头的土匪,泄露了家中的秘密。

  就在父亲被调往金陵,家中护卫薄弱之际,一场惨痛的无法避免的祸事,便自然地发生了。

  爷爷去了,哥哥去了,母亲去了,乳母去了,她逃了。

  ……

  回想往事,总是令人既怀念又痛苦,甚至是那无尽的唏嘘。

  日常从不轻易落泪的人,已然是泪满腮畔了。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